探球网-足球篮球比分|体育资讯最前线

国家举重队再次集结石关封闭集训两个月

2003年,国家举重队作为第一支国字号队伍转训至此,曾是这片神秘的深山基地不折不扣的“开拓者”。2020年,国家举重队再次集结石关封闭集训两个月,将队伍与基地17年的情缘和情结深种。

国家举重队再次集结石关封闭集训两个月

从“非典”到“新冠”,这片净土是“庇护所”,更是“神奇的福地”。

长达17年的时间里,石关基地成为国家举重队“冠军的摇篮”,“来这里准能长成绩”的传说不胫而走,这里也美名远播。

国家举重队“神奇的福地”

“2003年国内出现了非典疫情,在北京经过一个冬训,我们原本准备去沈阳比赛却未能成行,队内测验成绩又一塌糊涂。”现国家女子举重队教练组组长陈文斌,当时是国家男子举重队教练,他的训练小组在2003年春夏之交遭遇了瓶颈。“队员们练得不错,但测验中找不到兴奋点,大家总结认为是在北京闷了太久,所以决定出去调节一下,转换一个环境。”

带着训练小组来到石关基地后,陈文斌和队员们发现这里气候很不错,夏天非常凉快,但是环境很荒凉,生活和训练设施环境都非常简陋。“刚来时这里全是平房,几乎没有楼房,所谓的楼房也只有两层,破破烂烂。住房的墙皮下雨都发霉,会有裂缝。床垫也发霉了,出太阳就要拿出去晒。”

六七月份时逢梅雨季节,大别山腹地有蛇,草丛里全是蚂蝗,蚊虫更是品类繁多。“我们住在湖边一栋摇摇晃晃的楼上,非常潮湿,蚊子像轰炸机一样隔着裤子都能咬。训练馆四面通风,当时周边没有开发出来全是深山老林,气温经常不足20度。晚上都不敢出去,因为会有狼和蛇。”回想起当时的场景,现任国家女子举重队主教练的张国政还有段好笑的往事。“第一次来待了没几天我就跟陈导闹别扭,我说我待不下去了,这里实在没法待,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?电视没得看,只有三个雪花台,拿着自制天线到处跑。满山遍野没信号,打个电话到处跑,找到信号手不能动,得把头慢慢靠过去,人定在那里,过一阵子又断了,真成了 ‘移动电话 ’。”

条件艰苦到张国政快要崩溃,他找到陈文斌说自己头疼。“张国政说这里是亚高原,其实是他一看条件这么差想跑,也想家了。我安慰他说这里海拔才800米,2000米才算亚高原,我们既来之则安之,再待一周看看,以训练效果为衡量标准。”回忆起这段往事,陈文斌笑了。

就这样,“神奇”的事情发生了。在第一周用来适应环境后,队员们在第二周就发现了变化,第三周第四周时石智勇、张国政、李宏利等队员都长成绩了。下山之后,队员们参加了当年9月在秦皇岛举行的亚锦赛,个个都冲到了世界纪录。“张国政之前冲了十几次世界纪录没成功,但在秦皇岛举起了197.5公斤的世界纪录,这是他职业生涯挺举的最好比赛成绩,因为他在大别山训练时举起过202公斤。”善于总结的陈文斌,将这次在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艰苦环境下训练的转训经历分享给了全队,第二年也就是2004年夏天,更多的队员来到了这里。

“我们来这里不是享受的,吃苦吃得有滋味,比赛就甜了。张国政的抓举厚度在大别山练起来了,挺举实力本身就强,完成了30岁拿下奥运冠军的壮举。雅典奥运会上张国政、石智勇、吴美锦拿到2金1银,到了备战北京奥运会时国家举重队男女队全来了,出山后男队拿到4金1银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。”陈文斌说,随着国家举重队从石关基地走出越来越多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,国家摔跤队、国家击剑队等也来到这里转训,石关基地更加热闹起来。“虽然当时生活条件不好,但这里水好、空气好,大家睡眠质量好。有原生态的蔬菜和食品,我经常说这里的水让人长力量不长体重,是‘神泉’。这里还有一个自己的‘小气候’,和山下岳西县的气候不同,有时县上很热时,这里依然凉爽。大赛前队员需要专心、免干扰,这里自己出不去别人找不进来,这是在北京训练时做不到的。”

转眼17年过去了,石关基地见证了中国举重队无数个克服困难、咬紧牙关、艰苦奋斗的日日夜夜。几分耕耘几分收获,从这里走出去后,中国力量一次次称霸世界举坛。中国举重人对这里也始终有一份厚重的情感和感恩的心。“曾经有十年时间我们每年来转训时,都给这里考上大学的十几个贫困学生每人赞助2000元,费用由队员、教练员集资,这是一份感恩之心,因为这里陪伴也见证了中国举重队的成长和辉煌。”陈文斌说。

远离都市喧嚣的修身修心之所


上一篇:上一篇:备战十四运 | 陕西举重科学训练 奋力一搏

下一篇:下一篇:WWE7.18情报传奇斯汀不拒绝回归 渴望与送葬者一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