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球网-足球篮球比分|体育资讯最前线

他为美国开出了一剂“药方”

  在讨论“该如何再次使美国变得团结”时,约翰·格里昂为美国开出了“药方”——向这届中国新生代学习。

  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纪念日刚刚过去,在最近几天,“团结”(unity)一词显然成了美国的“热词”。不只因拜登在10日的全国讲话中呼吁“全国团结”,也不仅仅是由于美媒此后热议“美国走向分裂”,在新冠疫情防控、拥枪、堕胎权利等问题面前,美国人在“9·11”刚刚发生时凝聚起来的团结精神,早已走向“分崩离析”。

  在讨论“该如何再次使美国变得团结”时,美国《新闻周刊》(Newsweek)专栏作者约翰·格里昂(John Ghlionn)的意见显得别具一格,他为美国开出了“药方”——向这届中国新生代学习。

截图自《新闻周刊》刊登的格里昂文章

截图自《新闻周刊》刊登的格里昂文章

  “美国的‘Y世代’和‘Z世代’(二者指约在1980年至2021年出生的美国人)名声不太好。他们通常被认为很‘自恋’,而且遇事会首先在乎自己的感受。”格里昂认为,与之相对的,是来自中国的新一代年轻人——“他们是中国政府的坚定捍卫者,并且比十年前更勇于发声。”

  他认为,中国的新生代“不再走上街头对外国机构和企业倾泻愤怒。”作者援引了香港《南华早报》此前一篇报道中的说法,将这些中国新生代称为“N世代”。其中,“N”代表着英语单词“nationalism”,意为“国家主义”或“民族主义”。

  “许多人可能听到‘国家主义’就觉得这是一个负面的词,甚至有人把它称为‘意识形态的毒药’,”格里昂说道,“但这种诠释显然是不公平的”。

  “国家主义包含对祖国本身、以及祖国取得成就的认同。顾名思义,国家主义是对一个国家的忠诚和奉献。”他进一步阐释称,“这里所谈论的概念更贴近于‘公民民族主义’(Civic nationalism),而不是‘种族民族主义’(Ethnic Nationalism)。前者是具有包容性的,促进对他人的宽容并尊重个人权利,值得鼓励;而后者则融入了种族概念,无论在哪都会被强烈谴责。”

  在对自己的主张进行了阐释后,格里昂便提出了一个问题——“是什么促使中国‘N世代’国家主义的崛起?”他援引了丹佛大学政治学者赵穗生的话说。“中国新生代所看到的是中国的高铁、公路和城市化的步伐,他们认为其他国家没能力如此进行建设。”赵穗生说,“他们对此感到自豪是很自然的”。

  随后,作者话锋一转,开始分析美国社会的“病情”并为之“开药方”。

  “随着美国变得更加分裂,中国变得更加团结,我们有理由为此感到担忧。”作者赞同《外交政策》(Foreign Policy)杂志专栏作者古斯塔沃·德拉加萨斯(Gustavo de las Casas)的观点,即“国家主义最纯粹的形式只不过是一种与‘非直系亲属和朋友’的群体之间所形成的‘团结感’(sense of unity)。”

  文章称,在美国所处的“充满抗议和种族批判理论”的时代,这不正是美国所需要的吗?“当下美国各地的仇恨犯罪和枪击事件也屡见不鲜,在此情况下,许多人根本不关心法律或他人的权利。但国家主义能够激励公民更加尊礼守法,并是大家具有更强的法治意识。”

  “尽管‘国家主义’一词名声不太好,但是,它始终与大多数美国人较为看重的事密切相关:经济繁荣、政治和社会的团结。”

  因此,作者认为在“国家主义”方面,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。“一个更团结的美国会比现在强大,而且,为了与中国竞争,美国最为需要的就是实力和团结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格里昂呼吁美国社会“要学会团结”的观点与美国总统拜登的呼吁“不谋而合”。

  在因新冠疫情防控、拥枪、堕胎权利等问题造成的政治分歧却日益撕裂之际,美国于两天前迎来了“9·11”事件20周年纪念日。拜登在纪念日前夕发表视频讲话称,“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恐惧、愤怒、怨恨和暴力”扭曲了美国的团结。他说道,“团结”在‘9·11事件’后美国最脆弱的一段时间内提供了最强的力量(greatest strength),这点不能忘记。”

  拜登的高声呼吁恰恰难以掩饰美国社会走向“分裂”的现实。

 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(NBC)的9月10日发表的一项民调显示,“9·11事件”发生后,高达72%的美国民众认为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,而持反对意见的人只有11%。但是,如今这些数字几乎完全相反——只有29%的人认为美国处在正确的轨道上,而63%的人则认为国家位于错误的轨道上。

  “曾经的‘9·11’事件使美国变得团结。然而20年后,美国却继续走向分裂。”NBC略显无奈地说道。


上一篇:上一篇:9月15欧冠重点分析:数据支持不足 国米主场难占便宜

下一篇:下一篇:C罗回归曼联首秀“梅开二度”,一切还是从前的样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