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球网-足球篮球比分|体育资讯最前线

中超资格无限魅力 天海最后生机仍有愿入局者

中超资格无限魅力 天海最后生机仍有愿入局者

天津天海的求生欲望,在2020年3月初展现的淋漓尽致,球员上书天津市体育局渴望救援,天海留守的管理层,则希望可以从政府救援以及其他企业入股两方面同时获得机会。为此,天海方面,对两方面都抱有幻想。

除了著名的万通地产,“还有另外两三家对天海有意思”的企业,也想利用天海的壳,进入中超,但是关于债权的谈判,始终处于僵局。

3月11日的消息,一家北京企业,在债权谈判上取得了进展,在天海原投资方愿意放弃债权的基础上,此企业极有可能成天海的投资方,如果双方在12日17时前完成谈判,天海还有机会留在中超。

这因为中超资格,对于投资者来说,仍然有无限的吸引力。对于天海来说,最终的命运会在12日宣判:是顶着虚像和原罪在此日解散;还是顶着原罪在此日获得救赎,答案很快产生。

7.7亿估值的虚像

3月5日,天海俱乐部正式发布公告,以零费用向外转让俱乐部100%的股权,天海天海的估值,达到6.4亿至7.7亿元之间。

至少在很多吃瓜群众眼中,这产生了很大的幻觉。第一个幻觉是,天津天海原来这么有钱,7.7亿元的估值,显然是一笔巨额的费用,即使这个估值是以固定资产的形式(训练基地、办公大楼以及相关设备)存在的。

第二个幻觉是,天津天海俱乐部还是一笔优良资产,零元得到这样的资产,一定是挣到了。

这两个幻觉背后,是这个转让公告中的估值信息,站在会计学的角度来说,这个估值完全没有任何价值。

7.7亿估值,并不是以会计资产报表核算体现的,这个估值中,根本就没有计算负债,没有计算负债的财务报表,算什么财务报表,只不过是“我不是报警,我是给警察打电话”的第二个版本而己。

至于天津天海是不是一笔优良资产,所有人都应该有一本清帐:经过近两年中超的折腾,站在球员的角度来看,属于天海的优质球员不多,32岁的杨旭、30岁的孙可以及32岁的张鹭算是优质球员,象27岁的糜昊伦已转至永昌。这些剩下的球员,还值多少钱,这还不算合同快到期的问题。

至于负债,天津天海在束昱辉时代时,束昱辉以国王意识控制球队,想到哪里是哪里,不计经营成本,使俱乐部很多行为,在事后只能用金钱来完成赔偿。

莫德斯特赔偿一千万欧元,保罗—索萨赔偿一千万欧元,崔康熙与天海的合同一旦进入法律程序,也是1000万欧元的赔偿金。仅这三人的赔偿金,就是2.37亿人民币,还有卡纳瓦罗的一千万人民币欠薪,这四人的赔偿金和欠薪,没有被计入到天海自己公布的估值中。

此外,还有无数个小雷,依然隐藏在天海俱乐部中,从赔偿金到可能的欠税,这无数个小雷,都在等待着可能存在的下家,而天海的估值,必须由第三方独立的会计事务所来核算,不能由天海自己来公布。

中国足协在关于天海《相关汇报》复函中也明确表示,天海应该提交经营性负债以及2020年负债预期,而这些内容,是估值中并没有体现的。

公布估值,寻求零价格转让,只不过是眼前天海上下,做出的最后一次求生尝试,如同卫斯理的小说虚像一样,这是一次海市蜃楼般的自助,未给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的评估价值,没有任何说服力,只是一个虚假的救命稻草,还是给自己看的。

中超资格无限魅力 天海最后生机仍有愿入局者

仍有愿意入局者

天海的未来,在束昱辉被刑事拘留之时,其实进入了一个不可逆的状态,这个状态就是:天海原有的生存土壤已经消失了;当束昱辉被定罪之后,这个状态继续加深。

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是:2019年,我们看到天海是在活着,但事实上,天海的活着,只是耗尽自己最后的力气,在很多人眼中,天津天海如果能以无疾而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命运,未尝不是一种最好的结果。

无疾而终的结果有两种:第一种是卖掉队内核心球员,最终降入中甲,最终无法经营或降级退出;第二种结果是,直接无法经营下去,最终退出。这就是李玮锋嘴里的那句话,有些人并不想看着天海活着。

站在经营的角度来看,天津天海在2015年至2018年间,是以超级烧钱的模式存在,并以此打入中超和亚冠。在球队本身并不具备造血能力的情况下,完全依靠束昱辉的关联企业、或者依靠束昱辉本身的资金投入才生存下来。

这不是正常的方式和手段,而且球队只有一个王,那就是束昱辉本人,他当年有牛,现在球队就有多惨。

巨星也罢,热血也罢,是在不计成本的烧钱下才出现的,2018年天海打入了亚冠八强,但那次绝响,也是金钱足球成功的一个证明。


上一篇:上一篇:美洲杯也悬了!负责人:欧洲杯若推迟 我们可能也推迟

下一篇:下一篇:卓尔新援透露中超4月15日开始 足协向FIFA申请短暂转会窗